永续合约 交割合约 现货交易 OTC 模拟交易  

扁鹊撸币社区

QQ群号: 582752051

扫一扫二维码加入群聊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央行数字货币的理想与现实间还差什么

从行走想象奔跑,从奔跑想象飞翔,人类文明的进步向来是在想象中不断印证,不断实现,不断突破。
 
  如今,数字人民币从概念一点点转换为现实,已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等四地先行试点,落地推广可期。
 
  在我们谈论数字人民币的时候,有一些是现实,更多的恐怕是理想。在现实与理想之间,我们还需要搭建怎样的一座桥?
 
  现实:主要用于替代现金,集中在小额、零售、高频等场景
 
  “央行数字货币注重替代M0(即现钞),并且保持了现钞的属性以及主要特征,满足了便携和匿名的需求,将是替代现钞的最好工具。”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曾说。
 
  而据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介绍,央行数字货币DC/EP(数字货币及电子支付工具,即数字人民币体系)采取的是双层运营体系,即央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而不是由央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
 
  当前,央行数字货币的使用场景主要集中在小额、零售、高频的业务场景。
 
  穆长春提到:“你可以想象这样的场景:只要你我手机上都有DC/EP的数字钱包,那连网络都不需要,只要手机有电,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把一个人数字钱包里的数字货币,转给另一个人。”
 
  8月18日,据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一位苏州地区银行技术部门主管透露,目前深圳、苏州等试点主要集中在零售、交通卡充值、餐饮等小范围场景封闭试点,若金融机构的相关技术趋于成熟且获得央行相关部门允许,应用场景可能会延伸到医疗、教育、电子商务服务、旅游、文化消费等更多场景。
 
  畅想一:形成“数字货币一本账”的新型数字货币体系
 
  “央行数字货币如果只是替代M0,那将只能影响到货币总量中不足4%的部分,对央行数字货币政策实施、货币总量调控的影响将是有限的。”中国银行原副行长、深圳海王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对澎湃新闻记者说道。
 
  根据王永利在《央行数字货币与运行机制变革》一文中指出,央行数字货币能够实现的最重大的突破是形成“数字货币一本账”的新型数字货币体系,形成后将对提高央行货币政策有效性,防止货币持续严重超发,维护货币金融稳定等发挥极其重大的作用。
 
  他在文中指出,新型数字货币体系建设可能的选择是:所有的社会主体(包括金融机构)直接在央行数字货币平台开立“唯一基础账户”,同时在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开立“业务专用账户”,专门记录户主开办具体业务时引发的权利义务变化及其结果;社会主体发生数字货币收付时,相关信息需要同时传送央行与业务相关银行等金融机构进行账务处理,相关账户处理结果要反馈给户主;央行与经办业务的金融机构也要逐笔调整往来关系,保持账务处理上的收支平衡。
 
 
  由此,可以实现央行对数字货币收付流通全方位、全流程的严密监控,增强数字货币反洗钱、反恐怖输送、反商业贿赂与偷税漏税的力度,又可以在央行之外实现有限匿名,适度保护商业秘密与个人隐私,不会对现有货币金融体系产生巨大冲击。
 
  换言之,王永利认为,数字货币可能只是从替代M0起步,但决不应仅仅只局限于此,而应该尽可能替代所有货币,实现货币运行体系的深刻变革。
 
  万向区块链与PlatOn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则认为,央行数字货币不太可能从M0扩大至M1(狭义货币)、M2(广义货币)。
 
  他表示,从法律关系上来说,央行数字货币是中央银行的负债,M2很大一部分是商业银行的负债,是存款。央行数字货币将来变成M2,在逻辑上很难通。并且,如果把商业银行存款变成了数字化的M2,意味着也像现金一样可控匿名,中国的存款回到了非实名开户的状态,金融监管很多就没法做。
 
  ?畅想二:“数字人民币跨境支付结算新体系”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教授、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CIFER)主任鞠建东近期撰文指出,要运用区块链等新技术全力实现人民币的跨境支付功能,通过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DC/EP)解决计价问题,暂时搁置人民币的储备功能,在(DC/EP)框架下完善人民币与其他货币的直接汇率询价机制。在此基础上建立一个“数字人民币跨境支付结算新体系”。
 
  他认为,要注意两个关键:第一,是攻克现有体系的网络外部性,实现新体系的网络外部性。第二,是如何确定数字人民币与其他法币的合理兑换比率。
 
  鞠建东建议,央行在新体系建设中应坚持三个原则。服务原则:央行只负责数字人民币的供给、监管和清算,并对数字人民币余额进行定时清算。市场原则:央行将数字人民币在跨境支付结算领域的应用场景交给市场化平台主体运作,鼓励自由竞争。底线原则:央行作为监管者,负责实需鉴定、合规审查以及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和反逃税的“三反”工作,打击任何利用平台进行的违法违规活动。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徐奇渊则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只有在资本账户开放的条件下,中国的数字货币才能实现高效的跨境支付清算。
 
  “目前中国开放资本账户的条件来看,条件并不完全成熟,我们还需要加快国内金融市场的改革,尽快使这些条件具备起来。”徐奇渊称。
 
  他指出,目前我国的汇率制度改革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不过外汇市场的流动性、衍生品的风险对冲工具还需要加强建设。而利率市场化的改革、以及市场主体本身的市场化改革,都还有很多功课要做。因此,不管是从资本账户开放、汇率形成机制完善,还是从国内金融市场的改革来看,数字货币的发展还受到除了技术之外诸多市场条件的限制,其作为新生事物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仍然有待观察。
 
  “走到某一个极端,这个世界就变得很有意思了”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当前数字货币可以讲两个方向,也是两个极端。第一个方向是国家直接把数字货币发给个人、工商企业,完全绕开金融机构。另外一个是以Facebook为代表的Libra这种完全无视国家主权的数字货币。
 
  他表示,如果央行数字货币从两层结构变为一层结构,央行直接把货币发给个人,不需要通过银行就知道每个人具体情况,那就没有必要有商业银行了。另一种像Facebook的Libra,某种意义上是想绕过国家主权,以等值的金融资产作为定价的锚,但很难在短期内逆转国家主权。
 
  “最后政府会迈出哪一步,我的理解是两步都迈不出来,”刘俏说,“个人感觉(数字货币)并不会改变货币理论太多,因为只是用符号去替代纸币,但是走到某一个极端,这个世界就变得很有意思了,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想了解更多相关的资讯,请继续关注(www.bfxnun.com)

推荐产品